當前位置: 首頁 > 解讀回應 > 新聞發布會
海門市人民法院召開2017年度婚姻家庭類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
來源:法院 發布時間:2018-03-13 字體:[ ]

x_17629898_m.jpg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代表,媒體記者朋友們:


  大家下午好!


  受邀出席今天發布會的領導有:市人大內司委主任王順達、市人大專職委員季耀祥、市人大內司委副主任郁繼東、市人大辦公室綜合科科長唐春春等。市人大代表有:海門港新區新群村經濟合作社副社長李敏、海門港新區軋西村黨總支書記黃袁龍、海門港新區河塘村黨總支副書記劉華、余東鎮宛平村黨總支書記曹美娟、余東鎮勛興街道居委會會計、余東鎮敬老院副院長陳夏輝。


  出席今天新聞發布會的媒體朋友有:中國網記者李曉環,南通電視臺記者丁雷、吳曉春,江海晚報記者馮宏新,海門電視臺記者錢麗君、秦凱,海門廣播電臺記者周青青,海門日報記者茅云華。


  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對各位領導、各位代表和記者朋友們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和衷心的感謝!


 


  坐在中間的這位是我院黨組成員、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陳沖,也是我院的新聞發言人;坐在最右邊的是我院民一庭庭長王堅,也是今天典型案例的發布人。我是研究室副主任郭玉軍,主持今天的發布會。


  當前,“閃婚閃離”“婦女權益保護”“贍養繼承”等婚姻家事糾紛是個熱門話題,社會對婚姻家事案件的一些細節問題也是非??释私?。針對這一司法需求,今天我們在這里召開以婚姻家事案件審判情況為主題的新聞發布會。下面有請陳沖專委介紹2017年婚姻家事案件審理情況。


  ——


  下面,請王堅庭長發布2017年婚姻家事案件八大典型案例。


 


  一、我院發出首份“人身安全保護令”,制止家庭暴力,保護婦女、未成年人權益


  基本案情:唐某與梁某系再婚,梁某與前夫育有仲某、桑某一兒一女?;楹箅p方為瑣事爭吵不斷致夫妻感情急劇惡化。梁某曾向法院起訴離婚,后被駁回訴請。梁某欲再次起訴,唐某便至其工作單位吵鬧,甚至毆打梁某致傷;并至梁某父母、兒女就讀的學校無故吵鬧、騷擾、威脅恐嚇,嚴重影響梁某父母的正常生活及孩子的學習。2017年7月,梁某及其父母、兒、女作為申請人向本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并提供派出所接處警工作登記表作為被申請人唐某實施家庭暴力的證據。請求禁止被申請人唐某接觸申請人。


  裁判結果:我院經審查認為:被申請人唐某在與申請人梁某的離婚糾紛處理前后,多次與梁某發生糾紛并存在肢體沖突,又多次至其父母及兒、女處謾罵,已實際影響其余同住申請人正常的工作、生活及學習,故申請人申請人身保護符合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法定條件,裁定禁止被申請人唐某對梁某等申請人進行毆打、威脅等家庭暴力,禁止唐某騷擾、跟蹤梁某等申請人。


  典型意義:我國首部《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1日實施,家庭暴力不再是家庭內部事務,關涉家庭成員人身權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以及社會的和諧穩定。家暴受害者應該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遭遇家庭暴力時,應第一時間撥打110 報警或者向所在單位、居(村)民委員會、婦女聯合會等單位投訴、反映或者求助并注意保留相關證據。


 


  二、離婚期間債權人要求妻子承擔丈夫巨額債務,法院判決予以駁回


  基本案情:王某與妻子湯某自2015年開始分居,分居期間相互無往來。后妻子湯某于2017年5月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并保全了丈夫王某名下存款60萬元。2017年6月,案外人葛某持丈夫王某出具的80萬元借條起訴王某和湯某夫婦要求歸還。丈夫王某對葛某的訴請予以認可。妻子湯某則辯稱葛某出具的借條系偽造,借款事實也系捏造,王某與葛某串通起訴借款的目的在多分財產。案件審理過程中,我院依職權調查了2016年葛某同丈夫王某之間的銀行款項來往明細等事實,查明葛某和王某都掛靠某公司從事建設工程工作,2016年間雙方有多次工程墊付資金往來,不僅僅是葛某所舉證的80萬元,尚有其余大額款項往來。


  裁判結果:我院經審理認為,葛某與王某對案涉借款事實部分的陳述中,關于款項交付方式、原有借條的處理、資金往來、是否償還借款等借貸關系的重要事項均存在明顯矛盾之處。葛某與王某所述的款項交付時間,王某賬戶均有某公司的大額代發工資款項入賬,而王某匯款給葛某錢款時間與葛某自稱出借款項時間的間隔較短,金額亦相近甚至相同,故雙方所稱借款原因存疑。并結合兩人掛靠同一公司承接同一項目的部分工程,不能排除80萬元系雙方工程中墊付款、協調工程款或工人工資等款項的可能性。葛某陳述及提供證據不能證明借款事實。判決駁回葛某請求被告王某、湯某共同償還借款的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2017年3月1日,最高院在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基礎上增加了兩款規定,明確了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以及在賭博、吸毒等違法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2018年1月17日,最高院公布了《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進一步完善了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的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標準,同時對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證明責任分配予以明確,有效衡平債權人與債務人配偶一方的利益保護。離婚案件中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是難點。法院應當對夫妻共同債務格外注重合法認定,如何運用民法總則、合同法、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衡平未具名舉債配偶與債權人之間的利益,是對裁判者司法能力的考量。本案的典型意義也在于此。


 


  三、離婚訴訟期間一方擅自變賣車輛,法院判決變賣一方少分財產


  基本案情:2016年4月5日,葛某因與周某感情不和向海門法院起訴離婚,葛某后撤回起訴。葛某提起離婚訴訟當日,與案外人沈某簽訂車輛轉讓協議書一份,將其與周某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購置的家用轎車以10.8萬元的價格出售于沈某。葛某撤訴后,夫妻關系未有改善,其妻周某又向本院提出離婚訴請。訴訟中,周某認為葛某惡意轉移家庭財產,主張葛某不分或者少分售車款。


  裁判結果:我院審理后認為,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作重要處理決定時,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即使是離婚訴訟期間,除日常生活開支外,大額財產的處分應當征得配偶同意。葛某訴訟當日未經周某同意擅自向案外人出售家用轎車,侵犯了周某對共同財產的所有權,判決由周某取得65%汽車轉讓款,葛某不服上訴,南通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四十七條規定,離婚時,一方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司法實踐中常出現離婚一方或雙方私自出售夫妻共同財產、制作假借(欠)條、虛報開支、轉移存款等行為。夫妻雙方對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的共同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離婚訴訟期間,雙方均應當遵守共有財產的處分規則,一方如存在婚姻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的情形,最終可能導致對該部分財產不分或者少分。


 


  四、離婚后發現前妻婚內出軌,可獲得精神損害賠償


  基本案情:施某與黃某于2013年登記結婚,婚內未生育子女。2016年2月,經法院調解,雙方自愿離婚。離婚后黃某得知,前妻婚內出軌,并導致懷孕,她和第三者的孩子于2016年8月出生。于是黃某起訴到法院,要求前妻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10萬元。


  裁判結果:我院審理后認為,夫妻之間應當互相忠實、互相尊重,以維護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關系。施某在婚內與他人同居懷孕的行為違反了夫妻間的忠實義務,侵犯了黃某的配偶權,給黃某造成了精神痛苦,黃某有權要求精神損害賠償,故判決由施某賠償黃某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


  典型意義:《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精神損害賠償。夫妻互相忠實是法定義務。因此,在離婚后發現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存在出軌行為,請求精神損害賠償的,人民法院將依法予以支持。


 


  五、女方謊稱孩子早產又拒絕親子鑒定,法院推定親子關系不成立


  基本案情:陳某與被告蔡某于2008年2月登記結婚?;楹箨惸抽L期在北京工作,蔡某則一直在海門生活。2013年5月19日,蔡某生育一子。孩子的出生時間讓陳某懷疑妻子婚內出軌。為此,雙方爭吵不斷,夫妻感情瀕于破裂。陳某向法院起訴離婚,并于訴中提出親子鑒定要求確認孩子非其親生,要求蔡某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萬元,補償撫養費損失2萬元。蔡某不同意親子鑒定,稱孩子系兩人親生。


  裁判結果:我院審理后認為,根據陳某提供的醫院入院記錄、出院記錄、新生兒記錄的記載,蔡某懷孕的時間一般是在2012年8月13日至9月13日之間。但蔡某自認在2012年9月25日到北京與陳某同居,并陳述自己因摔跤致孩子缺氧早產,與醫院記錄明顯不符,且蔡某拒不同意做親子鑒定,構成舉證妨礙,故依法推定陳某與孩子之間不存在親子關系。蔡某的行為違背了夫妻間的忠誠義務,損害夫妻感情,陳某堅持離婚,故應當認定夫妻感情已經徹底破裂。


  蔡某婚內與他人生子對婚姻關系的解除存在過錯,亦造成陳某精神痛苦,蔡某應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陳某與孩子不具有親子關系,有權要求返還撫養費。根據原告撫養孩子的時間、孩子的實際支出、當地生活水平等因素,判決準予離婚,蔡某賠償陳某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返還撫養費1萬元。


  一審判決后,原、被告均未上訴。


  典型意義:陳某在起訴離婚時要求確認與孩子之間不存在親子關系,并申請親子鑒定,蔡某的陳述與孩子出生記錄情況相互矛盾,且其懷孕時間與雙方同居時間不一致,故陳某已提供必要的證據證明孩子與其之間可能不存在親子關系,由于蔡某堅持不同意親子鑒定,構成舉證妨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二條的規定,法院可推定陳某與孩子之間不存在親子關系。


 


  六、夫妻“同居”并非夫妻“共同生活”的全部:結婚20余天閃離,男子要求返還彩禮,法院判決酌情返還


  基本案情:趙某在同學聚會時,與錢某相識,互有好感,于2016年1月1日登記結婚并舉行婚禮,當日根據風俗在男方家居住,次日回女方娘家家居住,并去南京游玩同住兩晚。后兩人性格差異較大,經常爭吵,導致各自家庭因經濟問題也產生糾紛,并在1月20日報警處理,趙某同時起訴要求離婚,并要求錢某返還彩禮20萬元。在訴訟中,兩家為爭議事項發生激烈肢體沖突,并導致錢某及其親友受傷住院。


  裁判結果:我院審理后認為,原、被告結婚時間較短,婚后基本無實際交往、共同生活,在訴訟中雙方家人引發激烈沖突,亦無實際改善關系的行為,夫妻感情已破裂,故準許雙方離婚。


  關于彩禮返還問題,根據婚姻法解釋(二)第十條的規定,限于三種情況: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其中,關于該項中的夫妻共同生活,法律及司法解釋未作明確規定,但根據婚姻法第四十一條以及最高院關于夫妻財產、共同債務等規定及處理意見,認定原、被告同居不屬于上述司法解釋中所規定的夫妻“共同生活”,理由在于:1.原、被告一起生活時間極短,登記結婚至提起離婚訴訟不足一個月;2.原、被告未形成單獨、穩定住所;3.從財產上來看,原、被告婚后收入各自支配,又未添置重大共同財產,雙方在財產上無混同;4.原、被告及雙方家庭矛盾持續惡化,雙方不僅未盡互相扶持的義務,且在訴訟中發生激烈肢體沖突,更無共同承擔其他家庭事務的事實;5.雙方婚后的生活狀況及矛盾產生后的后續行為,未表現對于婚姻關系的珍視及改善。故判決被告酌情返還部分彩禮。


  一審判決后,原、被告均未上訴。


  典型意義:基于風俗現狀而給付彩禮的行為,具有明確的現實性、目的性,給付彩禮以結婚為最終目的。而締結婚姻并非僅僅履行法律規定的辦理結婚登記手續,而在于婚姻雙方在婚后相互扶持,共同承擔生活壓力和風險,共同創造美好生活,互相履行夫妻及家庭義務,并享有夫妻及家庭權利的持續、穩定狀態。關于彩禮返還問題,在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之后,司法實踐中多不予支持;如何就保護婦女權益與衡平彩禮給付方的利益?其關鍵在于正確理解夫妻“共同生活”的含義。具體而言,夫妻共同生活應包括以下幾個方面:1.共同住所;2.夫妻同??;3.夫妻共同的精神生活,即基于配偶身份的理解和慰籍;4.夫妻間的相互扶助;5.夫妻共同承擔的其他家庭義務。夫妻共同生活需根據夫妻雙方的感情穩定程度、同住時間的長短、聯系的頻率、財產混合狀況、夫妻及家庭義務的履行等因素加以判斷。


 


  七、被繼承人立遺囑后又將房產擅自處分,所立遺囑應視為已被撤銷


  基本案情:沈某、施某夫妻育有兩子、兩女,依次分別為沈甲、沈乙、沈丙、沈丁。長子沈甲早年離異,唯一的女兒李某與前妻生活,次子沈乙因病未婚。2008年,海門城北動遷,施某以個人名義與海門市土地資產儲備中心簽訂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協議,不久施某丈夫沈某于2008年底去世。2010年11月,施某購置了某安置小區的一套房屋,價款為25萬元,除拆遷安置補償到的費用5.4萬元,另19.6萬元由沈丙交納。2010年12月,安置房屋登記于施某名下。2011年1月12日,施某與沈丙簽訂售房協議,約定施某以25萬元的價格向沈丙出售該房屋,房屋轉登記至沈丙名下。2011年2月,沈乙去世。2013年4月,施某去世。2015年12月,沈甲去世。沈甲之女李某于2016年3月起訴要求確認前述售房協議無效,我院審理后駁回其訴訟請求,后李某上訴,南通中院二審判決維持原判。2017年2月,李某以其祖母施某遺產中有其份額為由向法院起訴,要求沈丙給付前述房屋價款的三分之一。審理中,法院依職權通知施某另一女沈丁作為共同原告參加訴訟。庭審中,沈丙表示房產是母親留給其一人的遺產,并出示了2011年1月10日施某立下的遺囑,內容是該房屋在百年后由沈丙一人繼承。


  裁判結果:我院經審理認為,被告沈丙雖提交2011年1月10日施某的遺囑,百年后將房屋留給沈丙一人繼承,但書面遺囑訂立后,施某又于2011年1月12日將遺囑所涉房屋出售給沈丙,房屋所有權也轉移給沈丙,故施某遺囑的內容應視為被施某撤銷,被告沈丙據此認為案涉安置房屋由其一人繼承的主張不能成立。本案中,沈丙向施某購買房屋,房屋總價為25萬元,沈丙僅出資19.6萬元,另5.4萬元未實際出資。故該款應作為施某的遺產予以分割。


  因沈甲在施某去世之后、遺產分配前死亡,李某作為沈甲的法定繼承人可轉繼承施某的遺產。原告沈丙、沈丁系被繼承人女兒,依法享有繼承的權利,但審理中沈丁表示自愿將其所享有的份額贈與被告沈丙。故判決被告沈丙支付原告李某遺產分割款人民幣1.8萬元。


  李某不服上訴后,南通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法律規定,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指定由法定繼承人中的一人或數人繼承,但遺囑人生前的行為與遺囑的意思表示相反,而使遺囑處分的財產在繼承開始前滅失,部分滅失或所有權轉移、部分轉移的,遺囑視為被撤銷或部分被撤銷。施某立下遺囑后,又將房屋轉讓給沈丙,并辦理了轉移登記手續,沈丙已合法取得案涉房屋的所有權,案涉遺囑應視為被撤銷。李某對房產雖不再享有繼承權,但沈丙未支付給施某的房屋價款可作為遺產,按照份額由繼承人繼承。


 


  八、父母出資為成年子女購房,除非有明確贈與表示,一般應當視為借貸款


  基本案情:原告陸某系被告周某母親,被告周某、馬某系夫妻關系,兩被告因夫妻矛盾現處于分居狀態。兩被告在戀愛期間共同出資購買住房一套,首付30萬元,余款69萬元系通過公積金貸款、商業貸款支付。原告陸某在兩被告婚前及婚后,每月固定向被告馬某名下銀行卡轉賬或存款13000元,用于歸還公積金貸款及商業貸款,合計50萬余元。原告主張50萬余元為代償款,被告馬某抗辯為贈與款。


  裁判結果:我院審理后認為,受如今高房價影響,兒女剛參加工作又面臨成家壓力,經濟條件有限情況下父母出資購房雖為常事,但兒女萬不能以為父母出資乃天經地義,須知父母養育子女成年已為不易,兒女成年之后尚要求父母繼續無條件付出實為嚴苛,亦為法律所不能支持。在父母出資時未有明確表示出資系贈與的情況下,應當認定該出資款系對兒女的臨時性資金出借,目的在于幫助兒女渡過經濟困窘期,兒女理應負擔償還義務。遂作出判決:被告周某、馬某歸還原告陸某借款50萬余元。一審宣判后,各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


  典型意義:兒女成年后買房仍然需要父母資助,是當今房價高企情況下無奈卻也是司空見慣的情況。兒女一旦成年,當應自立生活,父母此時依法已不負養育義務。除非有明確贈與意思表示,否則應當認定父母出資屬借貸款。判決同時明確,父母事后是否要求兒女償還,乃父母行使債權或放棄債權的范疇,與債權本身的客觀存在無涉。該案判決情法交融,理由縝密,有助于引領良好的社會風尚。


  ——


  接下來是媒體記者提問時間,請大家提問。


  ——


  市人大及其常委會、人大代表對法院工作也十分關心。下面請出席的市人大領導和人大代表進行提問并發表意見。


  ——


  由于時間關系,今天的新聞發布會到此結束。


  謝謝大家。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