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解讀回應 > 新聞發布會
海門市人民法院召開2016年道路交通事故典型案件新聞發布會
來源:人民法院 發布時間:2017-05-26 字體:[ ]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各位媒體朋友:

大家上午好!今天新聞發布會的主題是向大家通報我院2016年度“道路交通事故八大案例”。

我國早已跨入“汽車社會時代”,從2004年道交法確定機動車損害賠償責任的基本原則后至今,全國道路交通事故案件數量以年均16%的速度遞增。一個交通事故,有若干部門參與處理,公安部門是前沿陣地,保險公司是機動車保險理賠的第一主體,法院是化解糾紛的終點站,此過程還涉及行業調解、司法鑒定等部門,在各部門尚未實現信息共享的情形下,由于交通事故的各方當事人對裁判規則和理賠規則不清楚,保險公司對裁判規則和理賠規則有不同的理解和判斷,不同地區法院對同一類型的案件處理也有差異,致使各方當事人對賠償數額無法達成一致,這是當前本市道路交通事故糾紛成訴的重要原因?;?,我院通過實行案件繁簡分流及專業化審理,初步實現類案同判和效率提升,近三年道路交通事故成訴案件數量有所下降(2014年1826件、2015年1547件,2016年1382件),社會成效明顯。

由于道路交通事故案件中的新情況、新問題層出不現,該類案件也具有法律關系復雜、涉案人員多、鑒定率高、調解率低等突出特點,案件審理難度增加成為案件處理速度受阻的主要原因,而司法裁判規則對實務的影響僅限于個案判決,因此,我們對2016年受理的交通事故案件的基本情況、典型問題、處理原則等方面進行了分析和研討,選取了八個典型案例向社會發布,公開裁判及理賠規則,以充分發揮司法的規范指引作用。本次選出的案件涉及事故責任認定、保險免責條款效力、賠償責任主體、交通事故各方當事人的舉證責任等受社會公眾關注的問題,以期達到法制宣傳效果的同時,增強各方交通主體的安全出行意識和法律責任意識。這八大案件是:

 

一、好意同乘可適當減輕侵權人的民事責任

【案情介紹】2016年5月17日,被告顧某駕駛普通二輪摩托車搭載原告陳某在行駛途中,與被告俞某駕駛電動自行車搭載案外人梁某發生碰撞,造成當事人不同程度受傷及車輛損壞。經海門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大隊認定,被告顧某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被告俞某承擔事故次要責任,陳某、梁某不承擔事故責任。被告顧某無償搭載原告陳某發生事故,原告陳某未佩戴安全頭盔。被告顧某所駕機動車未投保交強險。原告陳某起訴要求被告顧某、俞某賠償醫療費62761.4元。

【法院裁判】法院審理認為,原告未按規定戴安全頭盔的行為,雖與交通事故的發生無因果關系,但其傷害主要在于頭部,故該行為與因事故而造成的損害后果的發生、擴大具有過錯,考慮供乘人出于好意不享有利益而承擔義務,搭乘者只享有利益而不承擔義務,有悖善良風俗原則,為倡導公序良俗,應減輕侵權人顧某的賠償責任。被告顧某駕駛機動車,被告俞某駕駛非機動車,兩人分別承擔事故主、次責任,綜合本案當事人的過錯程度及造成的傷害的原因力比例,酌情減輕被告顧某10%的賠償責任,遂判決由被告俞某賠償原告12552元,被告顧某賠償原告43933元。

【評析】法律對好意同乘概念并無明確規定,但基本含義應為車輛供乘人不以牟利為目的邀請或者允許搭乘者搭乘車輛的行為,該行為本身并非民事法律行為,雙方之間并不形成合同關系,亦未設定法律上的權利義務關系,供乘人無償為搭乘者提供幫助,搭乘者因此受益。好意同乘核心要素是車輛供乘人不以牟利為目的,而是旨在為他人提供幫助,這種幫助一般是無償的,但并不完全排除搭乘者給予車輛供乘人數額較少的成本費用,即搭乘者給予車輛供乘人一定的成本費用不影響好意同乘行為的成立;好意同乘作為一種好意施惠行為,實質為樂于助人,系民法理論中善良風俗原則的具體體現。助人為樂既為民族傳統美德,也是公序良俗的重要組成部分,應為法律倡導、保護;但搭乘者無償或以較小成本乘坐他人車輛并不意味著其甘愿冒一切風險,車輛供乘人因邀請或允許他人搭乘的情誼行為的履行而負有保障搭乘者人身和財產安全的安全注意義務,即好意同乘者不因其無償搭乘的行為而失去法律保護,故好意同乘的行為不能作為機動車駕駛人的免責事由。

在好意同乘中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搭乘者損害的情形下,從鼓勵社會公眾助人為樂,以及要求供乘人盡合理謹慎的注意義務以保障同乘者的權益免遭侵害的角度,過錯責任原則應為該類糾紛的歸責原則。在交通事故發生時,好意同乘行為轉變為侵權行為,車輛供乘人應對其過錯承擔民事責任,搭乘者如對損害后果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適當減輕供乘人的賠償責任。

 

 

二、公安交警部門對事故責任劃分確屬不妥,法院對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作出的事故責任認定可以不予采信

【案情介紹】2015年4月21日,被告姚某駕駛二輪摩托車沿蘇222線由南向北行駛至蘇222線海門市三廠鎮電信局門口地段時,與原告顧某駕駛電動自行車沿東西向道路由東向西行駛時發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顧某受傷及兩車損壞,事故發生時,被告陸某停放在事故地段的小型轎車影響車輛正常通行。2015年4月22日,海門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大隊對本起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陸某負全部責任;姚某、顧某無責任。故原告顧某要求被告陸某及其所駕駛的車輛投保的保險公司賠償損失131778.2元。審理中,法院依法追加姚某為本案共同被告。

【法院裁判】法院審理認為,本案事故發生的地段不是在人行橫道上,原告顧某在橫過機動車道時未下車推行,疏于對路面情況進行觀察,未在確保安全前提下通過路面,其行為對本起交通事故的發生存在一定的過錯。被告姚某駕駛摩托車通過交叉路口時在遇前方車輛阻擋視線情況下未按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文明駕駛,未減速慢行,其行為對本起交通事故的發生存在一定的過錯。被告陸某將轎車停放在機動車道上,影響了原告與被告姚某的視線,其違章停車的行為對事故發生亦存在一定過錯。法院認為,原告顧某、被告陸某、被告姚某的過錯行為對本起交通事故的發生所起的作用基本相當,故認定原告顧某、被告陸某、被告姚某各承擔本起事故的同等責任,對海門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大隊作出的事故責任認定不予采信。法院判決被告保險公司共計賠償原告顧某118598.24元,被告姚某賠償原告顧某11173.62元。

【評析】《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七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制作的交通事故認定書,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審查并確認其相應的證明力,但有相反證據推翻的除外。

在交通事故案件中,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制作的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是法院認定當事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或者確定受害人一方也有過失的重要證據材料。

如果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對交通事故認定書認為有異議的,能夠提供相關的證據或者說明理由的,法院可以根據相關的證據重新認定案件事實,確定交通事故各方當事人的應承擔的事故責任。本案中,停放車輛的駕駛員雖有違反交通安全行為,但不是造成交通事故的全部原因,摩托車、電動自行車駕駛員亦有違反交通安全行為,與損害后果存在因果關系。法院經審查認為公安交警部門對交通事故責任認定確屬不妥,對責任認定不予采信,以法院審理認定的案件事實作為定責依據。

 

 

三、印有投保人聲明的投保單僅有單位投保人蓋章,保險公司不能證明對商業三者險免責條款已盡提示、明確說明義務的,免責條款不生效

【案情介紹】2015年2月21日,被告江某駕駛小型轎車沿海門市東通公路由東向西行駛至余東鎮旭宏村二十組地段時,與前方同向行駛的未依法取得機動車駕駛證的原告江某搭載案外人盧某的電動三輪車發生碰撞,造成原告及盧某受傷、兩車受損。事故發生后,被告江某棄車逃逸。經海門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大隊認定,被告江某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被告江某駕駛的肇事機動車登記所有人為南通某金屬門窗有限公司,江某系該公司股東,該機動車在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在被告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投保了商業三者險,事故發生在上述保險期間內。商業三者險保險金額為100萬元,并附投不計免賠率特約條款。原告遂起訴要求江某及被告賠償損失46501.22元。審理中,被告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認為,被告江某發生事故后逃逸,屬于其公司免責的情形,且該免責條款以加粗字體載明,投保人簽名或簽章處蓋有案外人南通某金屬門窗有限公司印章,其公司已就免責條款向投保人作出了釋明,故其公司不應在商業三者險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裁判】法院審理認為,被告江某所駕駛肇事機動車的商業三者險保險合同合法有效,被告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是否承擔賠償責任應依據保險合同予以確定。被告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實其已就案涉逃逸免責條款的具體內容及法律后果已向投保人進行了提示、明確說明,該免責條款不發生法律效力,其應按商業三者險合同約定依法賠償。遂判決由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原告江某8775元。被告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支公司在商業三者險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原告江某損失11951.22元。

【評析】無證駕駛、醉酒駕駛、故意制造交通事故、肇事后逃逸等違法駕駛行為,在商業三者險合同免責條款中明確屬于保險公司免責事由?!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若干問題解釋(二)第十一條、第十三條規定,保險合同訂立時,保險人在投保單或保險單等其他保險憑證上,對保險合同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條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體、符號或者其他明顯標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保險人履行了保險法規定的提示義務。保險人對保險合同中有關免除保險人責任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夠理解的解釋說明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保險人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保險人對其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負舉證責任。

案涉商業三者險投保單雖以黑體字載明了“投保人聲明:保險人已將投保險種對應的保險條款……向本人作了明確說明”、投保人處蓋有投保人公司印章,但無具體經辦人簽字,其日期欄亦為空白,該“投保人聲明”及投保單其他部分亦無對具體免責條款具體內容、法律后果等進行提示及明確說明,就不能視為保險公司已盡到向投保人的提示、說明義務而免責。保險公司仍應當在商業險賠償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

 

 

四、因當事人自身原因導致法院無法確定事故損失的,應自行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

【案情介紹】2016年3月28日,被告張某駕駛重型半掛牽引車牽引重型廂式半掛車與李某持證駕駛的的登記所有人為原告江某的重型半掛牽引車牽引重型普通半掛車發生碰撞,造成二車不同程度損壞、二車所載貨物損壞、路邊防護欄損壞、路面污染、無人員受傷。事故后張某棄車離開現場。本起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張某未取得機動車駕駛證駕駛機動車,且發生事故后逃離現場,承擔事故主要責任。李某駕駛機動車通過路口未讓右側車輛先行,承擔事故次要責任。原告江某起訴要求被告張某賠償車輛維修損失、貨物(瓷磚)損失等損失合計302038.28元。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6年4月11日,原告江某在未通知被告張某的情況下,由李某自行單方委托江蘇某公估公司對其在事故中的車損進行評估。同日,江某在未通知被告張某到場共同清點貨物毀損情況,其亦未對現場毀損貨物采取提存、公證等措施的情況下,由李某自行單方委托江蘇某公估公司對貨物(瓷磚)損失進行評估。后原告自行對車輛進行了修理。審理中,被告張某要求對原告的損失進行重新鑒定。由于李某單方委托鑒定的時間是2016年4月11日,而評估機構江蘇某公估公司于2016年4月10日即去原告指定的倉庫清點貨物,評估程序不當,并且,該公估公司采取抽箱檢查方式根據抽檢比例計算損失,評估結論有失公允,故法院準許被告張某的重新鑒定申請,由法院委托上海某公估公司對江某的車損及物品損失進行評估。在評估車損時,經鑒定機構多次電話溝通,原告均未配合鑒定機構對車輛評估,在評估貨損時,因損壞物品部分已由原告自行處理,鑒定機構無法查勘到所有損失物品,致鑒定機構不能確定對車輛及貨物的實際損失進行價格評估。

【法院裁判】法院審理認為,原告主張的車損、貨損等損失因原告自身原因致使公估機構不能評估,致法院無法確定具體損失金額,對其主張的車損、貨損不予支持。法院判決駁回原告江某的訴訟請求。該案上訴后,中院對此判決予以維持。

【評析】《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

公民財產因侵權受損,依法有權獲得賠償,但被侵權人依法對其損失負有舉證責任。本案中,原告的損失雖然客觀存在,但原告自行委托鑒定機構進行評估,因評估報告無論是在鑒定程序上還是實體認定上均不符合法律規定,在法院要求原告充分舉證的情況下,原告拒不配合鑒定機構重新評估,導致法院不能確定原告的實際損失,產生的不利后果由原告自行承擔。

 

 

五、在交通事故責任認定發生爭議時,法院根據“優者危險負擔原則”,公平認定交通事故責任

【案情介紹】2016年4月30日,海門市某鎮環境保潔服務中心的員工被告沈某將清理垃圾用的電動三輪車逆向停放于非機動車道內,受害人陳某駕駛的電動自行車速度較快,與之發生碰撞,造成陳某受傷、車輛損壞,后陳某于2016年5月21日死亡。同年8月19日,海門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大隊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證明,未對本起事故作出責任認定。2016年10月25日,受害人的近親屬向法院起訴,要求被告沈某、海門市某鎮人民政府賠償損失393360.90元。

【法院裁判】法院審理認為,對本起事故的責任,事故發生時,被告沈某不論是其剛停車或是停好車準備下車,抑或是已經將車停在路邊其本人已離開,其將電動三輪車逆向停于非機動車道內,影響其他車輛的正常行駛,對事故的發生具有過錯,陳某駕駛電動自行車未盡注意義務,且超速行駛亦存在過錯,雙方均具有違反交通安全行為,過錯程度基本相當。另從雙方各自車輛沖撞危險性的大小及危險回避能力的程度分析,被告沈某駕駛的電動三輪車從車身長度、重量及行駛速度均優于受害人陳某駕駛的電動自行車,故法院認定受害人陳某、被告沈某分別承擔本起事故的同等責任。酌情確定由被告沈某承擔事故60%的賠償責任,其余損失,受害人自身具有過錯,由原告自行承擔。因被告沈某系被告海門市某鎮人民政府雇用的垃圾清掃員,事故發生時在履行職務行為,故被告沈某承擔的賠償責任部分,由被告海門市某鎮人民政府承擔。遂判決由被告海門市某鎮人民政府賠償原告損失223237.74元。

【評析】“優者危險負擔原則”,是在交通事故中難以分清各方當事人過錯責任的前提下,法院充分考慮交通事故各方當事人對安全注意義務的輕重,按機動車危險性的大小和危險回避能力的優劣等,適當分配事故責任的一種方法。實務中,對一些交警部門不能認定事故責任的案件,法院通常運用“優者危險負擔原則”,綜合判斷事故事責任,主要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車輛性能、造成危險局面的成因、危害回避能力的大小、造成損害后果的原因等因素,確定各方當事人的責任。本案中,法院考慮電動三輪車在車身長度、重量及行駛速度均優于受害人駕駛的電動自行車,從車輛沖撞危險性的大小及危險回避能力的程度的角度,適當減輕弱勢的電動自行車一方責任,即采用了“優者危險負擔原則”方法,公平合理地劃分責任。

 

 

六、運送快遞的電動三輪車發生交通事故,經營快遞公司的合伙人對外承擔民事責任

【案情介紹】2013年1月17日,被告朱某駕駛車身印有“某某快遞”字樣的電動三輪車與原告龔某駕駛電動自行車發生碰撞,造成原告受傷的交通事故。本起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由被告朱某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原告因事故呈植物樣生存狀態,后救治無效于2015年2月死亡。原告的近親屬認為,某某快遞公司授權甲公司在海門市區內以“某某快遞”的名義經營快遞業務,甲公司又將該快遞業務發包給潘某、郁某、徐某合伙經營,朱某系該三人雇傭,故訴至法院要求某某快遞公司、甲公司、潘某、郁某、徐某、朱某連帶賠償原告損失938452.26元。

【法院裁判】甲公司在獲得某某快遞公司特許經營海門市區域內快遞業務后,將海門市區域內的某某快遞業務外包給潘某、郁某、徐某合伙經營,甲公司與潘某、郁某、徐某之間存在承包合同關系。潘某、郁某、徐某在海門市區域的經營場所、工具以及人員由三人自行負責,朱某駕駛的電動三輪車由該三人提供,朱某實際受潘某、郁某、徐某的管理、指揮、監督,雙方之間存在雇傭關系。朱某在雇傭活動中致人損害,潘某、郁某、徐某作為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因朱某負事故全部責任,具有重大過失,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甲公司將快遞業務發包給被告潘某、郁某、徐某合伙經營,對該三被告承包經營中的債務,亦應承擔連帶責任。某某快遞公司與本案無利害關系,依法不承擔賠償責任。最終法院判決,由被告潘某、郁某、徐某賠償原告的近親屬損失815907.06元,被告朱某、甲公司對被告潘某、郁某、徐某的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評析】《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規定,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肚謾嘭熑畏ā返谌鍡l規定,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

近幾年來,快遞企業數量大幅增加,業務規模擴大,快遞車輛所引發的交通事故也隨之增多。因快遞公司為節約成本,在用工方式、使用車輛上均無章可循,此類事故存在賠償責任主體難以確定、車輛無投保、賠償能力不足等問題。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作為快遞公司或是快遞業務承包人應當規范用工,對快遞人員進行必要的交通安全教育和考核,在運輸工具方面加大資金投入并加強車輛管理,規范投保交強險及商業險,以確??爝f用車的安全性能,減少交通事故的發生概率、積極防控企業風險。

 

 

七、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應當賠償交通事故受害人的非醫保用藥費用

【案情介紹】2016年3月22日,被告周某駕駛小型面包車沿海門市新336省道由西向東行駛至長江路336省道繞城段路口西側時,與在事故地段清理垃圾的環衛工人原告袁某發生碰撞,造成原告袁某受傷及車輛損壞的交通事故。同年3月30日,海門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大隊對本起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被告周某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原告袁某不承擔事故責任。后原告訴訟來院,要求被告賠償損失73328.3元。審理中,被告保險公司要求扣除10%的非醫保用藥。

【法院裁判】被告保險公司要求扣除10%的非醫保用藥,未舉證其已就免責條款向投保人作出過明確說明,亦未舉證原告的醫療費中何種用藥系非醫保用藥,及相應醫保范圍內的可替代性用藥,故對被告保險公司要求扣除非醫保用藥的辯稱不予采信。

【評析】國家基本醫療保險是為補償勞動者因疾病風險造成的經濟損失而建立的一項具有福利性的社會保險制度。為了控制醫療保險藥品費用的支出,國家醫療保險限定了藥品的使用范圍。而涉案的保險合同是商業性保險合同,保險人收取的保費遠高于國家基本醫療保險,投保人對該保險利益的期待遠高于國家基本醫療保險,保險公司扣除非醫保用藥的主張,降低了自身風險,減少自身義務,限制了投保人的利益,在此基礎上設定的保險合同條款屬于免責條款,適用該條款應當審查保險公司對該條款有未履行明確說明義務,如未履行明確說明義務則該條款不產生效力。其次,如果保險公司已經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則該條款生效,保險公司對受害人的醫療費中存在基本醫療保險范圍外的醫療項目支出,應當承擔舉證責任,由其提供非醫保醫療項目清單、對應的醫保范圍內費用標準以及醫保相關規范性文件,不能舉證的則不予扣除。

 

 

八、道路施工單位未盡安全保障義務應承擔事故責任

【案情介紹】2015年11月17日,原告駕駛電動車沿海門市湯家鎮南北向道路由北向南行駛至事故地段,因下雨,中鐵某局寧啟鐵路一分部施工部用于固定鋪設在事故地段的鐵管及電纜上的泥土沖爛,導致原告滑倒,發生交通事故,致原告受傷、車輛損壞。交警部門認定中鐵某局寧啟鐵路一分部負事故主要責任,原告蔡某負事故次要責任。因中鐵某局寧啟鐵路一分部為被告中鐵某局的下屬項目部,故原告要求被告中鐵某局承擔損失。

【法院裁判】中鐵某局寧啟鐵路一分部疏忽管理,對施工地段雖設置了警示標志,但對堆放的泥土未及時清理,影響道路的正常通行,其侵權行為是造成原告受傷的主要原因。因被告中鐵某局自認中鐵某局寧啟鐵路一分部的對外責任由其承擔,故法院酌定被告中鐵某局對原告的損失承擔70%的賠償責任,其余30%由原告自行承擔。

【評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九十一條的規定:“在公共場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沒有設置明顯標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施工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二條規定:“……施工作業單位應當在經批準的路段和時間內施工作業,并在距離施工作業地點來車方向安全距離處設置明顯的安全警示標志,采取防護措施……”。

道路施工單位作為施工路段的管理者應當為通行車輛創造一個安全的行駛環境,且有義務避免行駛車輛遭受外部不安全因素的侵害。本案中,路面濕滑是導致原告滑倒受傷的主要原因。被告下屬的施工部作為施工人應負有保障路面安全暢通的義務,但其疏忽管理,未及時發現并排除不安全因素,系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行為,因此對本案交通事故應承擔相應的責任。原告駕車進入施工路段,沒有盡到謹慎注意義務,其本人也具有過錯。

另需說明的是,公路管理部門不負有直接管理、維護職責。因事故發生在施工期間,根據法律規定應由施工人承擔責任。

 

主持人:現在請各媒體記者提問問題。

問題一:在一鄉村路段,機動車在超越自行車時自行車一方跌倒受傷,但雙方沒有發生碰撞,機動車一方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

答:首先,這種情形屬于交通事故?!吨腥A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五)項規定: “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并非只有發生碰撞才是交通事故,交通事故也可以是非碰撞引起的。

其次,這個事故在確定事故責任的前提下,由機動車一方按責承擔賠償責任。因機動車上路行駛均要投保交強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首先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如果損失超出交強險責任限額(122000元),機動車另投保商業三者險的,由保險公司按保險合同約定及事故責任進行賠償。

 

問題二:法院在處理交通事故中的殘疾賠償金或死亡賠償金中,如何認定城鎮居民標準還是農村居民標準?

答:這個問題涉及到社會公眾關注的“同命同價”問題,以未滿60周歲的成年人因交通事故死亡為例,根據最高院人損司法解釋相關規定,其死亡賠償金(城鎮居民,按上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0152元/年計算20年,共803040元;農村居民的,上年度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606元/年計算20年,共352120元),賠償數額差異很大。

隨著城鄉經濟發展及城鎮化的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實施及機動車保險制度的實施,目前,本院在道賠案件中對城鎮還是農村居民的標準已統一執法尺度:

即受害人系戶籍登記在南通市行政管轄區域內的居民的,有關賠償標準都按城鎮居民標準計算。

受害人系外來務工人員的,一般以戶籍登記作為判斷標準,但有證據證明其已在城鎮有穩定的工作、生活的,可以按照城鎮居民標準計算賠償數額。

 

主持人:海門法院交通事故審判八大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到此結束。

  謝謝大家!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